教练深入白洁-优悠乐



<param class="qoigc"></param>

bob综合体育app入口 > 野狼前锋漫画 > 教练深入白洁
字体:      护眼 关灯

教练深入白洁

教练和白洁的故事由于仓促,白洁并没有穿外衣,她只是把白大挂穿在身上,白大挂里面是精美的乳罩和内裤。在白大挂里若隐若现,并且在扣与扣接壤处,裸露出一条雪白的缝隙,那是白洁细腻光洁的肤色,花静雨目瞪口呆,怔怔的张着嘴巴望着这意外的春色。。

  白洁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春色乍泄,依然镇静自如的跟他交谈,随着她身体的律动那白皙的肤色更加鲜活了起来。似乎有意勾引。有意招摇。

  此时房间里就花静雨和白洁,花静雨望着眼前这位性感的女人,心猿意马。喘息沉重了起来。

  “那天你为什么请我?”白洁胸无城府的问。

  “因为我爱你。”花静雨说。

  白洁当时脸就红了。在那个时代没有人敢这么大胆的表达爱情的。

  其实白洁心里非常感动。女人都喜欢男人说我爱你,即使有的时候明明知道这句话是假的,但也喜欢听。

  “白洁,你现在就像一朵盛开的花。”花静雨赞扬道。“是最美丽的时刻。”

  “你再油腔滑调我就不理你了,”白洁佯装生气的撅起红嘟嘟的小嘴。非常妩媚,醉人。

  花静雨简直看呆了,白洁太美了。他躺在床上看到她那醉人的春色,陡然产生了强烈的冲动,他不顾自己还在输液,起身抱着白洁,白洁荷花般的香气扑鼻而来,使花静雨沉醉。花静雨贪婪的嗅着。似乎要把她吞噬似的。

  白洁做梦也没有想到,花静雨会这么大胆,她不停的扭动身体挣扎着。但她突然看到花静雨手上的针管。说。“你不要命了,快松手。”白洁有些着急了。

  “你比生命还重要。”花静雨并不放手,依然紧紧的抱着她。

  这时白洁看到了针管里鲜红的血,知道他在回血。她惊恐的说,“你躺下,血管里都回血了。”

  “你陪我躺下我就躺下。”花静雨很赖皮的说。

  “你不要这么磨人好不好?”白洁都急出了汗。额头上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赶紧躺下,回血重要。”

  “你不陪我躺下,我就不躺下。”花静雨固执的说。

  现在花静雨的情况是在输液的过程中,由于血管不通畅,导致血液不循环,部分血管堵塞,这样长期下去病人很危险。

  “别闹了,这不是闹着玩的,你快放开我,躺下,这成何体统。”白洁急得差一点哭了,她哀求的望着他。

  “今天你不陪我躺下,我就死给你看,因为我爱你,为你死我心甘情愿。”花静雨执着的说。

  “你真赖皮,”白洁无奈顺着他的搂着躺了下来。花静雨也躺了下来,他胳膊上的针管立即恢复了原貌,血顺着针管流进了他的体内,这个细节是白洁观察到的,因为她始终注视着他胳膊上的针管变化。

  花静雨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但是他并不满足,贪婪的吻着白洁,刚开始白洁是拒绝的,头来回的动弹躲避,当花静雨把他那温热的舌头强行的进入她的口中时。她便接受了他,并且由被动变成了主动。跟他狂吻了起来。

  花静雨的手伸进了她的护士服里,那坚挺的乳房和那毛绒绒的下身,使他热血沸腾了起来。

  在花静雨的抚摸下,白洁的身体也在变化,女性荷尔蒙在剧烈的增多。她主动的打开舒展的身体,接纳花静雨那威猛的将军。

  两个相爱的人简直就是疯子,他们在花静雨输液的情况下,鏖战了起来。在激烈的关头,花静雨拽下了输液管,专心致志的做爱。被里两个鸳鸯乱滚。提刀跨马,杀得丢盔卸甲,狼籍一片,病房里的床单,溅上鲜红的血印。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惊艳绚丽。

  当完事时,白洁看到褥单上的鲜血,非常慌乱,她扯下床单,就去了卫生间,她想快点把它洗出来,这要是被人们看到,那还了得。它一边洗床单,一边品位着刚才的幸福。脸颊发热了起来。

  就这样白洁跟花静雨相爱了起来,这在医院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就凭白洁这么美丽的女子,咋搞个花静雨这样的男人,真是匪夷所思。

  医护人员再看白洁的目光就有了异样,白洁也成了她同事们谈论的焦点。

  人们都不理解有着好工作而且美丽漂亮的白洁为啥喜欢上了一个煤黑子?由于花静雨在煤矿井下工作,所以被人们称之为煤黑子。

  他们的交往引起白洁父母的反对。然而白洁的心早就归属于花静雨了。父母的反对并不能扭转她那颗痴情的心。

  他们经常在花前月下,幽会,做爱。一个新的生命在他们快乐的肉欲中诞生了,白洁怀孕了,

  现在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给肚子里的孩子找个爹,使他名正言顺起来,然而孩子他爹是现成的,就是白洁的父母不同意。

  白洁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白洁的母亲终于发现了这个隐私。

  “是谁的。”那天白洁上夜班回家,家里就母亲自己在家,母亲问,

教练


  “啥?”白洁懵懂的看着母亲。

  母亲向她肚子努努嘴巴,“谁的?”

  白洁忽然明白了,脸一红,低着头嗫嚅的说,“花静雨的。”

  “你咋这么不争气。”母亲气得在地上团团转。

  白洁一声不吭的任母亲数落。

  “就你一个护士,还有希望成为大夫,而且要摸样有摸样,找啥样条件的男人找不到,偏偏找个采煤郎。”

  “他爱我,他懂情调。”白洁犟嘴的说。

  “煤黑子懂个屁。”白洁的母亲简直是被她给气疯了,竟然说了粗话。

  白洁的母亲是一名教师,她的父亲是校长,一个很有层次的家庭,怎么能容下一个井下工人呢?

  “采煤郎咋的了。”白洁反驳的说。“采煤郎也是国家的栋梁。行行出状元。采煤郎也有劳模和英雄。”

  “有一首打油诗咋说的来的。”白洁母亲突然想起用来取笑挖苦采煤郎的诗。

  她竟然当着女儿的面背诵起来:

  有女不嫁采煤郎,

  三天两夜守空房。

  有朝一日回家转。

  这顿暴?也难搪。

  “庸俗,”白洁气得白了母亲一眼。“妈你这么有文化修养的人咋能说出这么肮脏的诗呢?”

  白洁母亲也跟到意外,她怎能当着女儿念这样的诗呢。不由的吐了一下舌头。看来白洁真的把她给气蒙了。

  晚上白洁父亲回来,白洁已经上班去了。

  “老头子不好了。”白洁母亲惊慌失措的说。

  白洁父亲吓了一大跳,问“咋的了?”

  “白洁怀孕了。”

  “啥。”白洁父亲一惊,这一惊非同小可,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一个姑娘要是怀孕,简直是十恶不赦,白洁父亲惊愕的望着白洁母亲。“这是真的吗?”他有些不相信。

  张母凝重的点了点头。问,“咋办啊?”

  “你问她了吗?孩子是谁的?”张父紧张的问。

  “是那个煤黑的。”张母没有好气的说。

  张父忽然想起了白洁搞对象的事。“就是白洁处的那个男朋友?”

  “是的。”张母点了点头。

  “不如让他们结婚算了,一笑遮百丑。”

  张母说,“只有这样了。没有别的办法吗?”

  张父点了点头。

一场轩然大波随着白洁跟花静雨的婚礼而波澜不惊的结束了。婚后,他们非常甜蜜幸福,整天陶醉在性事之中,白洁的脸上整天都写满了幸福和甜蜜,因为她自从结婚后,就经常的莫名的脸红起来,而且她在脸红的时候是最美丽的时刻。

  婚后白洁很快就生了个女孩花娟。他们的生活又锦上添花,女儿的乖巧使他们本来幸福的家,增添喜色。花静雨和白洁非常稀罕花娟,他俩都想抱花娟,除了白洁给花娟喂奶的时候,几乎都是花静雨在抱着花娟,这就引起了白洁的不满,有时候白洁想抱花娟稀罕稀罕花静雨都不让。因而他们玩起了小孩子的把戏,包子,剪子,布来定输赢,谁赢,谁就有权力抱花娟十分钟,然后再争输赢,花娟在父母的爱护下茁壮的成长起来。

  如果生活就定格在他们现在的这种状态中,他们会一定幸福和美满,然而就在他俩恩恩爱爱幸福甜蜜的时候,一场意外的事故夺去了这个家庭本该有的幸福。花静雨在一次井下事故中死亡,那时白洁只有二十六岁,是女人最绚丽的年龄,而他们的女儿花娟只有两岁,就失去了父亲。一个家如果失去了户主,这个家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悲惨。

  花静雨的去世使白洁悲痛欲绝。那天白洁本不想让花静雨去上班,那天花静雨上夜班,煤矿工人都是三班倒的班。分零点,白班和四点,那天花静雨上零点班。零点班是半夜十一点到,那天花静雨跟白洁做爱,做得很激烈。就有些疲惫。忽然睡着了。

  花静雨醒来拧亮了灯,看看墙上的石英钟已经快十一点了,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睡梦中的白洁抱住他,喃喃的说,“你干啥?躺下。”

  “别闹,我得去上班。”花静雨扒拉她的胳膊。“不吗。我不让你上班。”

  “不敢趟了。我不上班咋挣钱啊。”花静雨想摆脱她。可是她缠着他不放。

  花静雨想硬来,但望着她那红红的脸颊又有些不忍。他急得直冒汗,时钟在咔咔的走,花静雨的心焦似火。

  “今天不上班了。”白洁搂住花静雨。花静雨顺势倒下。“我还要。”

  花静雨急的心乱如麻,像热锅上的蚂蚁。说,“不去不行,要罚钱的。”

  “罚钱也不去。”白洁固执的说。然后她将红嘟嘟的嘴唇凑了上来,花静雨虽然非常爱白洁,也不想去上班,可是他很不塌实,因为毕竟有工作牵扯着他。使他对白洁心不在焉起来,这使白洁很生气。

  “去,上你那个破班吧。以后你别找我。”白洁转过身子,

  花静雨本来已经有些松动的心,在白洁赌气背过身去那一刻起,又坚决了起来,他穿上衣服准备上班。

  事情就是这么巧合,如果白洁再坚持一会儿,不那么倔强,花静雨也许就真的留下来了,可是,白洁偏偏在关键的时候放弃了对他的缠绵,才酿成终身的遗憾。

  花静雨走后再也没有回来,而是永远也不能回来了。使白洁追悔莫及。她不只一次的在心里嘀咕,如果不让花静雨上班了就好了,偏偏在紧要的关头放弃了,这大概就是命,在冥冥之中有了某些暗示,不然那天她为什么那么缠着他,平时咋没有呢,也许上苍向她预示着啥,但她还是没能留住花静雨。

  白洁悔恨交加,但生活还得过下去,因为她毕竟有个女儿花娟。无论如何她得把女儿抚养成人。

  就这样白洁这个美丽的女人成了寡妇。这使白洁很悲哀,本来满脸笑容的白洁,突然间收敛起了微笑,满脸是忧伤和落寞。

  那些幸福的红润不见了,弥漫在脸上的是乌云密布,白洁真切的感受到没有老公的困苦和悲凉。

  白洁从此对生活失去了兴趣,度日如年的领着女儿花娟生活,花娟很伶俐,也很美丽,从小就招人喜欢,这是对白洁的最大安慰。

  花娟在白洁的关爱下渐渐的长大了,她上学了,可以自己独立的侍侯自己了,这使白洁省心下来。

  白洁也进入了女人的黄金的年龄。人们私下里称之虎狼年龄。白洁久旷的心有时也会燥热开来。她也开始想男人,想有个男人爱她,需要她,她也是女人,女人在脆弱的时候多么需要男人的温暖。每每想起跟花静雨相处的那段短暂的凄美的爱恋,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各种陈年的往事纷至沓来。那种润心润肺的做爱好似陈年的老酒,使她品位无穷。

  “白洁,发啥呆。”教练拍着她的肩。

  白洁正沉侵在复杂的回忆之中,被教练这一拍,吓了一大跳,浑身不停的抖了起来。脸色刷的就白了。教练不知啥时候来到她的办公室。

  “你咋的了?不舒服吗?”教练关心的问。“脸色不好。”

  白洁挤出尴尬的笑容,说,“没事。谢谢您的关心。教练你找我有事吗?”

  白洁是护士,经常做教练的下手,也就是说,教练做手术时她帮他打下手,俩人由于工作的关系经常接触。

  教练是外科的大拿,每次高难的手术都由他主刀,而每次手术白洁都在他身边忙来忙去,所以俩人一点都不生分,并且比别的同事关系处的要好。

  “晚上有一床手术,下班后,你不要回家了,我请你吃饭。”教练说。“你最近很憔悴,要注意身体和精神面貌。这对你从事的工作很重要。”

  “谢谢你,教练。”白洁嫣然一笑,笑容却很牵强。

  下班后教练跟白洁在饭店坐下后。

  “白洁,你最近是不是心事重重?”教练关心的问。“你应该轻松点,要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教练含沙射影的说。

  白洁端起酒杯,教练的话使她心里生起了温情,她要感谢教练,便说。“林大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这么细致的关心我。”

  教练跟白洁相处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叫他大哥,听起来非常亲切。因为他们平时称呼都的官称。

  教练是个中年人,有老婆和三个孩子。他是医院里出类拔萃的医生。经过他手术的患者恢复的都很好。

  在医院里院长都得让他三分。

  “白洁,虽然你失去了老公很悲哀,但你要竟快的摆脱出来,你前面的路还很长,你总带着沉闷的心情上班可不行。”

  “知道了。林大哥。”白洁又问,“我叫你林大哥行吗?”

  “当然行啊。”教练拿出香烟,点燃一支。吐着悠闲的烟雾。“下半年,你可能去进修,等你进修回来,你也是大夫了。”

  “真的?”白洁眼睛一亮。对于护士而言,当大夫是他们最大的愿望。“你听谁说的?”白洁显然很兴奋。

  “我向院长建议的。”教练端起了酒,“祝贺你。”

  白洁也端起了酒杯,和教练碰了一下杯,“我会好好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进修的机会的,同时也谢谢林大哥为我的努力。”

  “白洁,你不要总是谢谢的,你再这么客气,我可不帮你了。”教练佯装生气的说。

  “那我咋向你表示感谢?”白洁一本正经的问。

  “记在心里。”教练说。

  “少喝点,晚上还有手术呢。”白洁提醒的说。

  其实他们喝的都是葡萄酒,没有啥度数。而且教练平时是不喝酒的,今天请白洁他不喝酒咋成,于是就象征性的喝了点。没承想,这葡萄酒喝着喝着就喝上瘾了,白洁要是不提醒险些误了大事。

  “我咋不知不觉成了酒鬼了。”教练自嘲说。

  “就是。你以前滴酒不沾,今天是咋的了。喝起没完了。”白洁说。

  “那还不是因为你,”教练抽了一口烟,“我请客我不喝酒,客人咋喝啊。再说那有请客主人不喝酒的?”

  教练有点兴奋,便乜斜着白洁,白洁因为喝了酒,脸颊绯红。目光迷离。春情荡漾,这是自从白洁老公去世后从没有过的风情。

  教练定睛的凝视着白洁,白洁好像比前段时间更漂亮了。教练有些失态。

  白洁身着一件水红色的衣裙,肤色白皙,曲线迷人。一条雪白丰腴的大腿不安份的从裙裾里探了出来,勾着教练魂不守舍。

  “白洁,你真漂亮。”教练说。

  白洁脸色顿时潮红开来,“你飘扬我。”

  “没有,我说的是真心话,你真是太美了。”教练赞叹的说。

  同时一股香气飘入教练的鼻端,使教练魂不守舍起来。

  晚上的手术做得很顺利。白洁始终给教练打下手。手术结束后虽然教练很累,但他并没有急着回家休息,而是留下来等白洁。他吩咐等把手术室收拾完后,让白洁去他办公室。他有事找她。

  “林大哥还有啥吩咐?”白洁换好衣服,又是那身水红色的衣裙,光彩照人,鲜艳夺目。像一朵盛开的花儿,绚丽无限。

  教练迎了上去,一股醉人的芳香使他迷失了自己,他冲动的抱住了白洁,白洁身上那特有的女人的味道弥漫开来,使教练心猿意马。狂跳不止。他慌乱的在她身上乱摸,像一个懵懂的青年似的盲目。不得要领。

  白洁没有想到教练会这样,她更加慌乱,不知如何是好。但她本能的挣扎着,不让他得逞。

  教练嘴巴在她飘着香气的身上游走,想找到落点,稳定下来,最后落在她那高耸的乳房上,他用嘴巴叼开她裙子的拉链,一对饱满乳房被绿色的乳罩覆盖着,非常性感,惊艳使教练激情澎湃。

  “林大哥,你疯了。”白洁慌张的说。

  “疯了,我在为你发疯。”教练叼着绿色的乳罩,一股奶香飘上他的鼻端,令他沉醉,痴迷。

  白洁扭动的身体,不让他得逞。

  教练的嘴巴成了他入侵她领土的武器,正在迅猛的前进。

  绿色蕾花的乳罩终于被教练的嘴巴剥离开来,一对雪白饱满的乳房映入教练的眼帘,他从医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这么美丽性感的乳房,他情不自禁的抚摸开来,慌乱的亲吻着白洁,爱不释手的在她乳房上抚摸。

  白洁有很久没有经历过性爱了。教练突然袭击她还真有点招架不了,本来僵硬的身体在慢慢的软了下来。

  白洁也开始回吻教练,这给教练增添了胆量和勇气,他更加放肆起来。他的嘴巴在向她下面游走。所到之处披荆斩棘,所向披靡。

  白洁也在慢慢的把自己身体打开,欢迎这位她心仪很久的男人,教练被她香艳的身体所迷醉。

  白洁肌肤细腻白皙,是那种天生细皮嫩肉的那种皮肤。像奶一样的洁白,教练完全沉醉在她那腻如凝脂的肌肤里。

  就在他们过火的亲近时,门啪的一下子开了。

  “大夫,你们这是……”

  教练跟白洁正在亲热的时候。门忽然开了。这使他们一惊,原来由于爱恋,竟然门都忘关了,他们慌忙分开,望着进来的人惊出一身的冷汗。

/键来/烽火戏猪猴/穿越者/骁骑校/名天师阴十三/凌空一笑。
/鬼刀/神火教主/仙界入侵/天机鱼/穿越时空:这个男人太高冷/傲观四海。
/踏路追仙传/念鱼儿对防疫工作中的消毒、体温检测和安全距离等措施要不打折扣落实到位,做到防疫工作与当前防溺水、交通安全工作的有机融合,野狼前锋漫画要加强家校联系,取得家长的配合与支持,共同守住校园净土,确保师生平安。
方主任指出,通过对成绩分析,具体表现有以下特点:(1)目标任务压力大。
  4、要结合个人的学习情况来选择专业  热门专业的分数线一般都较高,如果学习成绩不太突出,最好避?热?就?冷?。
岁月风华再古镇新韵中显得更又生趣,居民气定神闲的生活状态,给江南水乡带来了别样的烟火气。
?(李玉明)?尊重学生个性,尊重他们的成长过程。
此次访问为两地提供了交流切磋机会,校长们在相互的学习了解中碰撞出思维的火花。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